2016香港及中国内地市场展望

2016年对于内地和香港都会有挑战性。

先说内地,2016年至少有4个主要挑战:
(1)重工业(例如钢铁、煤炭和铝业)产能过剩和杠杆过高的问题已经被大大拖延了,并且已经发展到大调整必须实行的程度。这可能引起失业率和不良贷款双升。

(2)地理上讲,重工业主要集中在中国北方内陆省份,这些地方没有从新经济的发展中获得多少益处。而且这些地区的地产行业存在大量库存,维持着不景气状态。

(3)政府已经树立了非常坚定的国内承诺:保持未来五年内GDP年增长率不低于6.5%,同时提供了类似的坚定外部承诺: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不贬值)。这可能造成政策悖论。

(4)中国下一次政治交接会在2017年的十九大发生,但根据过去的政治周期,对地位和影响力的角逐会大约提前一年开始。预期这样的政治准备会占据中国顶层政治家的大量时间精力。唯一对经济增长有利的因素是,毫无疑问地,ZF会渴望通过更多刺激性措施推动经济增长——问题是这些措施是否会有效。

内地:为“问题行业”权衡的时期

内地“问题行业”(最明显的是钢铁、煤炭和铝业)的问题广为人知已有数年,而且ZF也一直在说需要削减这些行业的过剩产能。事实上,从2011年开始就有清晰迹象表明这些行业的盈利能力下降,杠杆率上升,产能利用率下降,更多的公司在亏损。然而,尽管有这些削减产能的言论,煤炭、钢铁和铝业生产商的总资产从2010年末至2015年10月分别增长了80%、43%和35%。这些行业的盈利能力正在逼近90年代末的水平,甚至更糟糕。

不削减过剩产能有两个原因:

(1)地方ZF不愿意允许生产停止,担心对失业和社会稳定的影响;

(2)银行也不乐于允许他们的债务人停止生产,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先前的贷款会不得不归为不良贷款。因此,据说银行愿意继续贷款给这些亏损的公司让他们维持生产,目的是隐藏真实的不良贷款率。

香港也处于结构性减速中

香港也将面临着一些类似的挑战:

(1)中国经济的减速和长期以来中国大陆赴港游客人数的减少,都将在未来几年内损害香港经济的结构性增长;

(2)美国即将加息(这一点几乎是肯定的),这可能会对香港的房地产市场带来很大的压力;

(3)与中国内地类似,香港将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和2017年(特首选举)面临重要的政治转型期,届时ZF政策实施起来可能会阻碍重重,社会氛围也会变得紧张。我们的香港经济学家Christiaan Tuntono在他11月27日的报告“
香港:漫长的寒冬”中指出,受到中国经济减速与美国加息的影响,香港经济的结构性增长率将会从过去15年平均的4%下滑至未来的5年中的2.2%。这对香港本地包括房地产、银行、零售与航空在内的诸多行业造成消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