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哲学上思考,企业要不要上资本市场?

“话题的缘起”

很多朋友经常会问到我要不要去上市?我要不要去香港?我要不要去新三板?我要不要去A股?我要不要去纳斯达克?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很多人问要不要去战兴板?当然现在战兴板是没了,但是资本市场一直存在。所以我们还是要考虑上述问题。

这些问题其实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把它转化成另外一个话题——我要不要去资本市场,或者要不要参与到资本市场去,这是一个战略性决策。

 

这个问题怎么考虑呢?我们在经济学的基础假定中人是理性的,什么是理性人呢,就是趋利避害,他能分辨出什么事情对他有利,什么事情对他不利,总能做出对自己有利的选择,这是一个理性人的假设。

 

通常情况下,我们碰见一个问题,会先做一个利弊分析,就像你要去资本市场,那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坏处,然后根据这些利弊分析,得出一个结论要不要去资本市场。



总结的好处大概有以下几点:

1、形象提升

当企业上市之后,对企业形象的提升是一目了然的,不管是企业的合作伙伴还是社会舆论,供应商、客户、员工,在信心上都会提升,毕竟这已经上了一个台阶,有一个分辨性。

 

2、目标具象

我们企业是个组织,都有远大的目标,但是目标太遥远,就起不到激励和引导的效果。所以往往要把目标具象化或者分解成某一个阶段,就像小时候读书,十年以后要上个好大学,这个其实就太远了,先把这个月的小考考好,先把这个学期的考试考好,小的目标可能更有操作的效果。目标还是很重要的,有句话说的好: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我们在说目标的时候,上市或者登陆资本市场,这是一个很具象化的目标,很有意义,很有节奏感的目标,所以这个目标在企业经营过程中很好用,我们把它作为短期的一个目标而不是一个长期的目的。

 

3、价值实现

价值实现分两个方面,一方面,无形资产的有形化,我们看资产负债表左边是资产,右边是负债和所有者权益。但是资产负债表中特别不能反映的是无形资产,比如客户资源,技术,商誉这些都没有在资产负债表中体现出来,如果不到资本市场上去,那么这些价值是很难变现的。

可以看到上市公司中几十倍上百倍的市盈率,这其实是用100年利润的价格来折算企业的价值,其实很大一部分是对企业凝聚在一起赚钱能力的期望和信心;另一方面,把企业卖了变现,这是很多企业家面对很实际的问题,去资本市场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可以实现价值转让。

 

4、融资便利

改革开放以来,基本上是处于资金推动型的商业模式下,不需要资金的公司或者不需要资金的商业模式比较少,大部分需要资金。资本市场是打通融资的一个重要手段,上了资本市场以后,只要符合资本市场的标准,融资就相对比较便利,成本也比较低,对企业的发展就会有很大的好处。

我想被忽悠到新三板的企业是不是中介在忽悠你的时候会这么跟你说,“新三板,别的没什么,但是融资还是很方便的。”但是能不能融到资金,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5、激励团队

现在公司治理中有几个重要问题,一个是信息不对称,一个是道德风险,就是代理人和股东并不是在一条船上,那么就会有代理人的道德风险,另外,现在除了温饱以外,大家还需要追求成就感,所以通过股权激励的方式激励团队和员工,这其实是现代企业发展到现在的一个重要手段,如果没有这一条,就很难聚拢或找到优秀的人才。所以企业能够得到长足发展,激励团队非常重要。

 

6、外延扩张

通常是收购兼并或者进入到一个新业务,如果在资本市场上,可以借助资本市场工具,发行股票收购资产,不管是发行股票融到现金收购资产,还是和别人换股,在这种方式下外延扩张都会比较容易。

 

7、规范是竞争力

以前经常有企业家问我,要去资本市场还有这么多的规矩,比如要搞公司治理结构,就有董事会、监事会、职业经理人制度、股东大会,三会要健全,不能搞关联交易,还要定期披露信息,总而言之,非常麻烦。

其实是这样,我们现在上市公司的标准是美国演变而来的,符合这样特征的企业往往是市场喜欢的,因为这样的公司治理很健全,信息披露很到位,这是一个好企业的表现,所以规范也是一种竞争力。

还有,安全。改革开放30年,企业家在做生意的时候,或多或少要利用一下法律的空间、法律的空子,或者是竞争的机会打破所有的条条框框,那么这就是原罪,所以规范也是解决原罪的一个重要途径。

 

以上就是去资本市场的一些好处,但是好处看看就好,坏处才是关键,因为大家在纠结要不要去资本市场的时候,其实对好处都已经明白了,但对坏处拿不准。

 

1、成本

经常有朋友会问,去资本市场要不要成本,中介费多少钱,去IPO要花多少钱,但是这些钱往往都是些小钱,关键的成本要从这几个方面看:

第一个,商业模式经不经得起规范。在中国,目前的营商体系环境下是非常恶劣的,所以大家在通常情况下,不去资本市场或多或少都会采取一些规避措施,比如减少税费的措施。如果要去资本市场,那就要规范,就不能再做规避的动作,这里就有一个要考虑的问题,经过规范以后你的商业模式还能不能成立。

第二个,规范成本会不会对利润产生很大影响,比如说,你是一个软件企业,软件企业主要是人,那人的社保,个税是不是交齐了,这是很重要的。一般的小公司规避这些很简单,一份工资,分成账内账外两部分,账内工资少一点,个税就少一点,社保能不交就不交,另外账外再发点钱。问题是规范了以后,这些成本还能不能支撑住。

 

2、透明

企业一旦上市,就得披露信息,我们国家其实有点过度信披,很多东西可能是商业秘密,披露出来以后,一些同行、竞争对手就会知道,这比较麻烦。

第二,谈判的时候企业总会以各种理由维护价格,不然不挣钱,而信息披露出来以后,客户一看,你的毛利这么高,就会要求降价,这就是透明的坏处。

第三,员工原来不知道企业能赚多少钱,现在一看这么赚钱你给我发这么点工资,也会要求涨工资。所以信息透明是双刃剑,

 

3、约束

要去资本市场,规范了很多事情就不能做了,比如,原来企业是你的,钱从这兜里掏到那兜,怎么玩都是你的,现在就不一样了,上市公司的钱就是上市公司的钱,你自己的钱就是你自己的,不能混着用,有一天你急着用钱,从公司里面拿钱就是违规了,所以能不能约束自己是很重要的。

 

4、话语权

一个中小企业,老板一般来说有绝对的话语权,而上市之后就有了监管,有了股东投票,万一股权慢慢稀释,那话语权就受到了限制,也有可能失去控制权。

 

5、开弓没有回头箭

资本市场很鼓励人,很激励人,但是万一做不好,人心就散了。而且今天说做,明天说不做,这个说法也没有了,不做则已,一旦开始做,把所有的资源集结,把大家的胃口吊起来之后说不做,周围的人就会有想法了。

除了以上的利弊分析,还要考虑其他的几个维度。

第一个是企业的发展阶段,企业规模太小,集权、不透明、运作高效率,这才是适合的模式,而企业到了一定的规模,可以琢磨上市这件事了,这是水到渠成的。因为这时候,需要外部力量,需要激励员工,需要更多的资金,可以通过资本市场去获得。

 

第二,企业所处的行业特性,有些行业适合资本市场,有些不适合,适合资本市场的就早点去,如果这个行业资本市场不喜欢,估值很低,就要考虑虽然花了很大力气,但效果不怎么理想。

 

第三,企业所处的竞争环境,比如说你排行老三,你的一二名,还有四五六七名都去了各种资本市场,那你处于这种竞争态势下,你会赶紧有动作,因为别人介入资本市场比你快,那么很可能你的地位就保不住了,所以说这时候行业里面的情况也可能会逼着你不得不走向资本市场,不是由你来选择。

 

第四,资本市场是工具还是目的,很显然,资本市场是工具,不能是目的,如果是个目的,那基本上会落入市值管理里头,把市值管理提升到跟企业经营同等重要的位置。这就没必要,因为做企业的目的不是为了资本市场,而是用资本市场的工具帮助企业发展。



那么,我们想清楚了有这么多优点,这么多缺点,再考虑企业所处的发展阶段、所处的行业特性以及所处的竞争环境,是不是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了呢?恐怕还是不行,这里还要考虑人的决策思路,刚才说的利弊决策中假设我们是理性人,这是一个静态决策,我们只考虑了各种因素的静态关系,但是我们是不是静态?

索罗斯的《超越金融》中写出人的不确定性的两个命题:易误论和反射论。易误论什么意思?人不可能全知全能,总可能会扭曲现实,理解会出错。关于反射论,我们实际参与到观察和决策中,有两个方向,现实到我们头脑,这是一个因果关系,我们看到现实情况,脑里总结因果关系,同时我们又根据因果关系反过去影响现实。比如说股票市场影响了我们,我们的动作反过来又影响了股票市场。

这是一个人参与的过程,如果有人参与,这就不是一个静态的过程。举一个例子,我以前有个朋友要创业,兄弟三个凑了一百万人民币准备干,但是一百万人民币不够,所以到处去融钱,终于从IDG融到一百万美金,有了这一百万美金就可以启动这事情了。可不巧的是,10号文刚出来,当时建的海外架构,离岸公司,里面的钱不能立即进来,来回大半年钱才到位,结果进来的时候他们的收入已经上千万,根本就不需要这些钱了,那道理在哪里呢?如果没有这钱,没这个信念在那,他们也不会启动这事,但是也不一定需要这钱的事已经办好了,这就是人的力量在里面,人的作用。

奥地利经济学家弗德里希哈耶克于1974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指出,在自然科学中,人们通过具体的经验来了解宏观世界,接着用抽象的方法来了解微观世界。但是在经济学领域,认知的顺序与自然科学是相反的:先是通过人类经验了解微观个体的行为,继而抽象为宏观经济整体。

这其实就是还原论,那还原论最大的困境在哪呢?比如说我们看到一个蚁窝、蜂巢,它们的集体行动看上去让人很惊讶,好像很有大脑很有思路。但是当具体去研究一个个体,你会发现它又是一个杂乱无章无序,就无法从个体去推演出整体会有什么情况,这就是还原论。另外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大脑,我们的大脑是由脑细胞和神经回路构成,但是去研究脑细胞和神经回路是绝对得不出我们有思想这回事,所以说在整体方面和个体方面会有明显的差别,很难从个体上面分析整体得出的效果,而前面所列举的利弊分析往往都是个体效果,这些东西都搭到一起,每个企业每个人都不一样,那么组合之后根据环境的变化产生的结果往往出人意料,这也就是还原论困境。
模型能产生决策效果吗?这是一个理性的问题,我们理性人通过模型的推演能不能产生决策的效果。物理学家伊曼纽尔·德曼认为认识世界有三种方式:理论、模型和直觉。

理论描述“是什么”是内外世界的统一,是本质。模型描述“像什么”,是类比,是隐喻,是一种交流方式,不是真实物体本身。直觉:神秘主义,人剑合一、主客体合一,但是获得直觉不容易。但是直觉是我们人类决策的唯一方式,所有的推理,推演,利弊分析,模型都只能帮你营造直觉的环境,而不能得出直觉所要得出的结论。 
管理学大师德鲁克在《卓有成效的管理者》说:“趋势的转变才是决定一个机构以及其努力的成败关键。人的逻辑性虽然不是特别强,但是人能察觉,这正是人的优点所在。”意思是说,在这个世界里面,发展世界最重要的是拐点,我们根据所有历史的东西做的预测都是趋势性的预测,它不能预测出拐点的诞生,所以这个拐点怎么判断——人的直觉。